1. <fieldset id='dlfet'></fieldset>

      <span id='dlfet'></span><ins id='dlfet'></ins>
      <acronym id='dlfet'><em id='dlfet'></em><td id='dlfet'><div id='dlfet'></div></td></acronym><address id='dlfet'><big id='dlfet'><big id='dlfet'></big><legend id='dlfet'></legend></big></address>

      <code id='dlfet'><strong id='dlfet'></strong></code>
        <i id='dlfet'></i>
        1. <i id='dlfet'><div id='dlfet'><ins id='dlfet'></ins></div></i>

            <dl id='dlfet'></dl>

          1. <tr id='dlfet'><strong id='dlfet'></strong><small id='dlfet'></small><button id='dlfet'></button><li id='dlfet'><noscript id='dlfet'><big id='dlfet'></big><dt id='dlfet'></dt></noscript></li></tr><ol id='dlfet'><table id='dlfet'><blockquote id='dlfet'><tbody id='dlfet'></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lfet'></u><kbd id='dlfet'><kbd id='dlfet'></kbd></kbd>
          2. 因澳疫情未有效控制且種族歧視現象上升 中國教育部發佈赴澳留學預警

            • 时间:
            • 浏览:10

            【環球時報駐澳大利亞特約記者 木子西 於文】“中國政府機構一周內第二次發佈赴澳大利亞警告”——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9日的報道稱。中國教育部當天發佈2020年第1號留學預警:“近期,澳大利亞主要高校計劃於7月前後陸續開學。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擴散蔓延勢頭沒有得到有效控制,國際旅行和開放校園存在風險。疫情期間,澳大利亞發生多起針對亞裔的歧視性事件。教育部提醒廣大留學人員做好風險評估,當前謹慎選擇赴澳或返澳學習。”英國《衛報》稱,中國是澳大利亞海外留學生的最大來源國,該預警將加劇當前澳大利亞大學的焦慮感。此外,“該預警發出之際,中澳關系已達到多年來的最低點”。

            教育部的預警引發西方媒體廣泛關註。美國彭博社9日稱,這是中國今年首次發佈關於赴其他國傢留學的警告。2019年,中國曾以更嚴格的簽證限制為由,發出瞭赴美留學的警告。《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稱,自新冠疫情暴發以來,中國教育部還沒有對其他國傢發過類似的預警。ABC稱,在此之前的6月5日,中國文化和旅遊部發佈公告稱,由於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澳大利亞國內對華人和亞裔的種族歧視言行和暴力行為現象明顯上升,因此提醒中國遊客“切勿前往澳大利亞旅遊”。盡管澳政府官員否認其國內種族歧視行為增加,但被澳媒報道的事實“打臉”。

            澳大利亞教育部長丹·特漢9日針對中方的預警回應稱,鑒於澳大利亞的“疫情控制能力和種族寬容度”,該國是“最適合留學生返回的國傢”,澳政府將繼續對外界表述這些“事實”。在9日發給ABC的一份聲明中,丹·特漢強調說,澳大利亞成功地拉平新冠疫情曲線,意味著澳大利亞是當前世界上對國際學生最安全的國傢之一。

            不過,澳大利亞高校對此憂心忡忡。澳7號新聞臺9日稱,中方的預警“嚇壞瞭”澳大利亞八校聯盟,這個由澳8所頂級高校組成的聯盟對中方的預警表示失望。其首席執行官維奇·湯姆森對《澳金融評論報》表示,中方的預警使本來就困難的時期變得難上加難,八校聯盟“絕對致力於服務中國學生,並致力於與中國保持積極和合作關系”。八校聯盟接收瞭中國赴澳留學生中的63%。澳大利亞新聞網稱,該組織正在計劃周末同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進行溝通,展開遊說,要求中方重新考慮對澳大利亞的抵制。

            彭博社9日稱,盡管由於疫情,澳大利亞目前仍禁止國際遊客和學生進入該國,但如果邊境重新開放,中方的預警仍然有效,將會對澳大利亞經濟產生重大影響。去年有超過20萬中國學生在澳大利亞學習。7號新聞臺稱,繼鐵礦石和煤炭之後,國際教育是澳大利亞的第三大出口商品。中國學生約占澳大利亞海外留學生總數的1/3、澳所有在校大學生的10%,每年預計為澳教育部門帶來120億澳元的學費收入。評論稱,“盡管中國沒有直接禁止學生赴澳學習,但中國父母可能不會違背政府建議,冒險將孩子送往澳大利亞”。

            據《澳金融評論報》報道,去年在澳大利亞高等教育部門註冊的中國學生超過16萬名,目前仍有約4萬名持有澳大利亞有效學習簽證的學生滯留在中國。澳大利亞高校本計劃7月恢復面對面教學,如今他們不得不擔心中國學生會否如期返回澳大利亞。澳大利亞新聞網9日稱,澳大學近年來依賴國際學生作為“搖錢樹”,以保持資金流入並提高在全球大學排名中的地位。一份報告曾指出,一些澳大學的經濟來源嚴重依賴中國留學生,“中國學生人數的小幅下降可能導致巨大的經濟困難,大比例的下降可能是災難性的”。

            路透社9日稱,受中國教育部警告影響,澳元周二進一步下跌。澳大利亞大學拒絕對此發表評論,稱這是澳大利亞和中國政府之間的事。香港《南華早報》9日引述專傢的話說,中方對本國公民赴澳旅遊和留學的預警,是對澳國內反華情緒的明確警告,兩國關系近期幾乎看不到改善的前景。